原则摆在宽容前

    把宽容与原则统一起来,做到宽不过界、严不失度,才能树清风、扬正气

    工作中,人们有时会看到这样一种现象:某人敢于坚持原则,往往会直接指出、批评同志的缺点和错误,结果被一些人贴上了 “苛刻”的“标签”,而那些处事圆滑的“老好人”却得到了“宽容”的“美誉”。当前,要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,有必要厘清“宽以待人”与“坚持原则”的边界,为那些敢于坚持原则的人撑腰鼓劲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宽容历来被视为一种美德、一种为人处世的境界。《庄子》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不能容人者无亲,无亲者尽人。”大意是说,不能容人的人,亲人和朋友都会离他远去。明代学者薛瑄说,“惟宽可以容人,惟厚可以载物”,提倡以宽容的心态待人接物。清代郑板桥曾写下“良苗也怕惊雷电,扇得和风好好吹”的诗句,建议人们保持宽容和气的态度。

    不过,古人教诲宽容,也总不忘强调做人要守规矩、讲原则。孔子说:“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这个“矩”字就是规矩、原则之意。屈原在《离骚》中写道:“循绳墨而不颇”,用匠人打直线的工具“绳墨”来比喻原则。可见,原则是人们观察、分析、处理问题的准绳,是一个人应该确立并遵循的行为准则。

    宽以待人与坚持原则看似矛盾,但只要正确处理,不难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点。其一,宽以待人与严于律己有着紧密的联系。宽容的精髓在于克制自己的负面情绪,而不是以牺牲原则为代价。一个人若缺乏自省自律的意识,就做不到宽容。其二,宽以待人并不是对有过错的人不批评、不帮助。直面他人的缺点,并提出善意的批评,帮助其认识、改正错误,只要心存善意、方法妥当,不仅不会产生隔阂,还能增进彼此间的友谊。其三,实现宽以待人与坚持原则的有机结合,才能形成臻于完美的人格。如果无原则地宽容一切,必然失底线、踩“红线”,损害他人和集体的利益;仅仅把原则挂在嘴上,对事对人不讲理解、不尚宽容,势必引发矛盾,使自己变成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实践证明,一个人拥有了宽容的美德,胸怀才会如大海般宽广;用原则来审视、约束宽容,才能在成就自我的同时成就他人。周恩来是世人敬仰的道德楷模,他关爱和帮助过的人难以计数,可谓胸怀如海、度量如天。同时,他又是一个原则性极强的人。在《我的修养要则》中,他这样要求自己:“要与自己的他人的一切不正确的思想意识作原则上坚决的斗争。”延安整风时期,在南方局机关的一次党小组活动中,某部门的主要负责同志是老党员,听报告时总爱坐在门口的藤椅上跷起二郎腿,不仅有损形象,还妨碍他人进出,别人提意见他也不听。周恩来看见了,把他叫起来严厉批评,“你在专心听报告吗?你这是遵守学习纪律吗”“你以为自己资格老,自以为懂得多,满足了,不在乎了”,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:“党龄越长越要自觉遵守纪律啊!”正因为周恩来一丝不苟地坚持原则,才赢得了党内外人士的一致尊敬。

    现实中,一些人在坚持原则上做得很不够。比如,有的认为坚持原则是不合时宜的“旧观念”“死脑筋”,把不讲原则视为“为人活络”“会办事”;有的口头上讲原则,行动上“和稀泥”,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时,对问题和矛盾能回避的就回避、能淡化的就淡化;有的在原则问题上麻木不仁,不讲政治立场,面对错误言行一味地讲宽容、讲和气;等等。这些无原则的宽容,往往导致规矩意识、纪律意识的弱化,对维护党组织肌体健康有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   正气充盈,就不怕歪风邪气的侵蚀。一个人如果不讲原则,“养正气”就是一句空话;一个单位如果不讲原则,庸俗的“好人主义”就会大行其道,导致正气不彰,决不会有凝聚力和战斗力。提倡宽以待人,前提是原则不能丢。在党内政治生活中,我们只有把宽容与原则统一起来,做到宽不过界、严不失度,才能树清风、扬正气,为广大党员干部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环境。

    向贤彪

查看原文>